taeminsongae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正泰KookV】妈妈说(下,车)

-景瑟-:

(上)点我


(中)点我


(下)




酒精把冲动情绪放大了无数倍,他的牙齿咬上金泰亨的侧颈,叼住一小块皮肤狠狠吮了两下。金泰亨的手推过来,胡乱拒绝着。田柾国握住其中一只手,还没来得及扣上去,金泰亨睁开眼睛看了过来,两只眼睛里还带着些许血丝。


张开的嘴巴里窜出馥郁酒香,他还没来得及说上什么,小他两岁的后辈重新压上来堵上了双唇。无论是经年已久的忍耐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暗恋,都令田柾国吻得又深又久。舌尖缠上去对方那条,不依不饶般似乎要舔舐干净那人口腔里所有残余的酒。


学生时代曾经想象过很多次接吻的场景,也许是站在大太阳下,汗液顺着鬓角向下流,却还是不急不躁地吻着那个笑起来有张四方嘴的人,也许是某个雨天,如果没带伞的话,可以蹭他的一起回家,在往来匆匆的人群里偷个香也显得甜蜜极了——没有一种是像现在这样,明知道对方不清醒,却箍着他的手腕,吻着这双充满酒气的嘴唇。


金泰亨终于喘不上气,发出难受的哼声。他的大脑有点缺氧,睁着迷糊的眼看向田柾国泛红的唇瓣,还偏偏伸出拇指来回揉了两遍。


完蛋了,他在想。喜欢田柾国,喜欢到魔怔了。


田柾国又握住他另一只手,牵着从自己嘴唇边移开,五指从指缝里扣过去。带着体温的戒指硌得不太舒服,但田柾国握紧后并没有要松开他的意思。


“哥,或许泰亨哥现在清楚我是谁吗?”那双眼睛里压着明显被挑起的冲动,又固执地要向金泰亨确认什么。


醉酒的人被吻得七荤八素,哪里还有什么反抗的力气。他熟悉的低音炮因为喝醉的关系变得更加磁性,敲在田柾国心上,每发出一个音节,就令他的心跳快上一分。


“唔……柾、国?”


那人说完,还迷糊着笑了起来,鼻尖微微皱了两下,甩两下被田柾国握住的手发现徒劳无用,索性也不再动弹,睫毛上下扇动着,一脸醉酒后的无辜。


头疼。这哥是什么都清楚的吧?田柾国看着他,眉头蹙了蹙,犹豫着要不要进行下去。


金泰亨似乎被他这么一直握着弄得有些许烦躁,舔了舔嘴唇直直盯着还压在自己身上的人。


田柾国被那双微微眯起的细长双眼盯得邪火都快窜了起来,终于靠上去一遍又一遍磨蹭着对方刚舔过的湿润唇瓣,嗫嚅着道:“泰亨哥知道继续下去会发生什么事吗?”


我会把你整个人拆掉,连骨带肉一起吞进肚子里的。


那把嗓子平日里还带着一丁点少年音,现在越发低沉和沙哑,也许降一个调子就完完全是金泰亨自己的声音。


田柾国从前不知道金泰亨那么喜欢接吻。他的嘴唇很软,像小时候吃过的棉花糖,尽管田柾国后来长大了就自动排斥起了这种零食,但不得不说,他小时候很喜欢吃。


那么暗恋的人送来的棉花糖好吃吗?当然。


所有的顾虑被金泰亨的主动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。田柾国把两人沾满酒味的上衣脱掉时,金泰亨完全暴露在空气里的颈肩、锁骨、胸口、胳膊、腰身让扫视着他的双眼染上一层模糊不清的情欲。


继续下去的话,就什么都没办法回头,占有他的结果要么是从此把人收入囊中,要么就从此形同陌路。那句话一直横亘在田柾国心里——金泰亨可是个直的。


但是那又怎么样?疯就疯一次吧。金泰亨伸出双臂,十指按在田柾国的肩上。把田柾国拉到自己身上,他会不会知道自己的意思?


混乱的思想还没走到头,他突然被人打横抱了起来。后腰离开沙发垫的时候金泰亨突然间像是醒了不少酒,慌忙用手揽紧田柾国的脖子。从这个高度摔在实木地板上的话,整个假期就待在家里养伤算了。


金泰亨并不算轻,一个成年男人的体重在田柾国双臂间,也确实不容易。他也不管金泰亨奇奇怪怪的表情,环视室内后轻而易举发现了金泰亨没有关上门的卧室。


结果本该是被轻放在床面上,随后覆上那张嘴唇,阻断金泰亨接下来可能说出的任何拒绝,但田柾国是狠狠把人扔上去的。摔得金泰亨光裸的后背都有点发疼。


他浅栗色的头发乱糟糟地铺在床上,几根翘在头顶,然后吞了口口水。他看着那个自己钟情的后辈站在床边。


金泰亨还没来得及感慨田柾国的身材和自己到底不是一个级别,那人已经欺身上来把他摁进了软绵绵的席梦思。




正泰专列点我,买票上车,下车回来继续往下看






隔天睡到日上三竿,金泰亨清醒过来得时候,当初因为贪图舒服才买的双人床上仍然只剩下他自己一个。喝得太多了,一宿过后后脑勺疼得厉害。他闷声动弹了两下,疼的不单单一颗脑袋,还有身后不方便说清楚的部位。其余的地方——胳膊,肩膀,腰,腿,全都酸得要了命。


他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和田柾国好一顿云雨。


田柾国人呢?金泰亨转了转脑袋,看见床边矮柜上放着杯水。视线下移,哦,那人还留了字条。


泰亨哥,我先回趟公司,下午带吃的来找你当面说。——柾国


金泰亨没来由的就怕了。当面说什么的,不了吧。


 


事情发展到后来就是等田柾国提着大包小包金泰亨的心头好,站在那扇门前的时候,金泰亨早就坐在了回大邱的车上。


车颠得他屁股疼。金泰亨自顾自委屈了一会儿,盯着关了机的手机发呆。


田柾国吃了闭门羹,问了一圈也没人知道金泰亨去了哪里,只从金南俊那得到回复说是给人放了长假。


他坐在金泰亨家门前,用手在后脑勺上狠狠揉了两把。


这是最坏的结局了,金泰亨跑了。


 


 


假期过得很闲适。金泰亨爱在属于他的小单间里睡到昏天黑地,然后爬起来冲出屋外,和顺心来一场人狗大战,有时候被扑在地上,有时候是“掐”着顺心的脸笑它。如果被湿漉漉的舌头舔到脸,金泰亨还会嘴里嫌弃着却又亲昵地抱住爱犬蹭上几个来回。


中午的时候桌上全是爱吃的菜,什么豆子啊、葱啊、南瓜啊,妈妈是不会煮的,因为难得放假的宝贝儿子最讨厌这些东西了。


金泰亨笑得眼睛都眯起来,身边的家人也跟着开心,唯独妈妈抿了抿嘴巴把话咽了回去。


 


“我们熊宝宝,最近发生过什么事吗?”终于在暖洋洋的下午,他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,身边的碳酸饮料喝剩下一半,盖子就这么开着,也不怕跑了气,而妈妈从屋子里出来,搬着小椅子坐在儿子身边。


“嗯?没什么。”他转过脸来笑笑,第十七天没有开手机,只用家里的号码给朴智旻去了电话,不至于让所有人觉得自己失踪。


“我怎么觉得有事没有告诉妈妈?”大概无论金泰亨是十岁,二十岁,乃至以后的三十、四十岁,都瞒不过母亲的温柔睿智。


“妈妈。”金泰亨抬头看了眼天空,那里有朵云看上去和田柾国送过的草莓很像。


“你说喜欢一个人,不必和他在一起的,是吧?”他问。


“我们泰亨有喜欢的人了吗?”那双和他极为相似的眼睛看过来,嘴角带着他熟悉的笑容。


“唔……”算是吧。可能真的很喜欢田柾国了,不然不至于想跑掉吧。


“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?”


“……妈妈。”他又说。


“如果不是女孩子呢?”


“嗯……”母亲想了两秒,柔软的手心抚上金泰亨被阳光晒的发烫的发丝:“那泰亨喜欢的男孩子是个怎样的人?”


喜欢的人啊——金泰亨想。


喜欢的人个子和我差不多高来着,跟我一样很喜欢打游戏,不过他爱运动,我就懒多了。他好像很喜欢闻香香的味道,我就用了一次香水,他就去买了款一模一样的。聪明,对,他很聪明,学什么都快。我带他的那段时间里,南俊哥说他很不错,我就跟着瞎开心来着。玧其哥跟他去吃过一次羊肉串,后来他就上了瘾,总跟我说要开家羊肉串店。这个傻子,玧其哥都被他缠怕了。他喜欢穿黑色和红色的衣服,我总觉得他穿别的应该也挺好看的。还有,还有他长得真的特别帅,我都找不到别的什么形容词了。他的眼睛很像兔子,看起来特别单纯,除了……除了某些时候。


还有好多啊,说不完的样子。


“泰亨很喜欢他吧?”一边用手肘撑在膝上,掌根托住下颌的妈妈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我们儿子啊,认真想事情的时候,表情很不一样的。”


是吗,又被妈妈发现了。他低低头,从手边拿起饮料瓶灌了一口。


“告诉那个男孩子了吗?喜欢他的事情。”


金泰亨摇摇头。


他不敢说,万一田柾国只是一时兴起,那么以后见面就会非常尴尬了。虽然,虽然现在也已经很尴尬了。连床都上过了,怎么不尴尬啊。


金泰亨挠挠头发,看向母亲。


等时间久了,把热情风干之后,什么都会好起来的。


 


 


一个半月的时间过得很快,金泰亨的旅游计划终于完成得七七八八,拖着行李回到首尔的住处,在一个周三的晚上碰见工作起来日夜颠倒的邻居。对方叫住他,从屋子里报出厚厚一本相册集,递给金泰亨,又匆匆关上门。


他和邻居很少打照面,冷不丁被对方塞了东西,只得先接了下来。


进了门,皮鞋是一定得蹬掉才比较愉快。想念屋子里的沙发了,行李和手里的相册就扔在玄关,扑上去趴了好一阵,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起来整理东西。


他弯腰从地板上把邻居的相册集捡起来,翻开才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。


他没那么健忘,第一页上是田柾国的笔迹。


金泰亨皱了皱眉,盘着腿坐在原地,厚厚一本放在腿间,再往后翻是金泰亨站在篮球架下。他两只手托着篮球,抬眼望着上方,似乎是个要投篮的动作。大学时候的金泰亨还没现在这么懒得运动,起码篮球是真的喜欢。约上好友或者是半路加入学校操场的战局,他乐此不疲,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?自己身上那件篮球背心好像都已经被丢掉了。


他眼尖地在那张照片下面看见了那个人写的字——『不认识。好看。』


再后面是一些风景照,还有小动物,杂七八杂,个别几张下面颇有情怀地写了字。


又是自己。金泰亨抿了抿嘴,是教学楼后面那块能晒到太阳的草地。在学校的时候偶尔也会翘课,心情不好就在那里一躺就是好几个小时,有时候睡过去了,得要朋友打来电话才会醒过来。那里上课时间很少人在,田柾国是……怎么拍到的?


『偶遇。见过他。』


唔,还好还好,还以为被跟踪了。


再往后的几页,花花草草的少了很多,倒是总有个身影在相片里打着各种擦边球。远远的一个背影,和朋友说话的样子,嘴里叼着一片面包从楼下跑过,这张没有拍好,衣摆都虚了。


『他好像不太吃早餐。』


手指一页页翻动着,然后突然发现了一处空缺。


嗯?


金泰亨想,这里是什么?


紧接着的下一面,甚至往后好几张都全是空的。他不拍了?


金泰亨突然间有些失落。


他合上相簿,垂下手,爬起来去摸行李箱拉杆的时候,相簿里又掉出一张来。


金泰亨看着那张落在地板上的相片,那张是他刚接手田柾国的某天晚上,记得清楚的是金南俊有点抱歉地拍拍他的肩说:泰亨啊,麻烦你今天赶出来。那天晚上金泰亨除了简单吃了几口素食之外都一直对着电脑,后来困倦袭来,实在是不记得什么时候趴在键盘上睡着了。那天田柾国是非要留下来作陪的。等金泰亨睡醒的时候,电脑上未完成的工作已经被这个刚刚进入实习期的人结束了。回报是金泰亨的一个拥抱,一下子觉得眼前这个叫做田柾国的人是个可靠的家伙。从那天之后关系就一天比一天好了。


是那天啊……他弯腰从地上捡起照片,本想夹回相簿,又鬼使神差看见后面的那排字。这次是很长的话了。


『我很抱歉让你一个人走了这么长时间。以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,不让你独自辛苦。如果可能的话,哥一定要发现我喜欢你这件事啊。如果不可能的话……』


他是把这句“如果不可能的话”重重地用笔划掉了啊。


 


我发现了。只是我不能太确定。只是我有点害怕。


 


金泰亨手忙脚乱地从背包里摸出手机,电量警告音传出来,又拿着充电器在最熟悉不过的屋子里到处找着插头,最后拔了电视机。


阿西,怎么一碰上田柾国的事就这么慌啊。金泰亨翻出电话簿里那个人的号码,在等待接通的时间里听着自己的心跳声。


“哥?”想念已久的声音从那边传出来,他那边似乎在压低声音。


“田柾国,我发现了。”金泰亨说。


“什么?发现什么?”田柾国的声音太小了,得要金泰亨用力把手机贴在耳朵上才能听清楚。


“我发现你喜欢我了。”心跳声越来越快。


“……”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没了,三两秒后又问道: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


“我?呃……我现在在首尔的家里。”


“等我。”


他挂断了电话,留金泰亨一个人站在家里发愣。


 


“田柾国!我不管你搞什么!现在给我回来!”闵玧其的声音带着怒意从身后的玻璃门后传出来。


“哥,哥算了,这小子——”郑号锡在一边打圆场。


“都别拦我,这小子我炒定了!这个游戏还要不要上线了?!”闵玧其把文件夹扔在桌上,又指了指一边没说话的金南俊:“还有你,没事给金泰亨乱放什么假?!”


“我还不是为了帮你留下田柾国。”金南俊摊摊手,委屈。


 


 


他只记得那天田柾国拍门的声音很大,那个拥抱很用力,勒得自己骨头都疼。


 


后来他们聊起田柾国的暗恋史,田柾国很难得的脸红了很久。金泰亨说,你拿走的那张相片,拍的是什么?田柾国摸了摸鼻子,轻咳一声,说是金泰亨毕业那天,天气很好,他站在礼堂外,在别人的镜头下笑得灿烂。


我以为我以后都不会见到你了,所以那张照片留在了……床头。田柾国说。


金泰亨咧着嘴笑得开心。他问,那后来为什么你不拍我了?


田柾国握着他的手说


——“因为我已经有能力站在你身边了。”


 


 


妈妈,我爱的人从来没有放弃过我。这种占有很幸福。


我是说,我很幸福。


 










End.




啊,就是,终于写完了。泰泰的生贺,从12月份一直拖着写到4月份,真的特别抱歉。因为现实的事情耽误了很多,包括我不务正业忙着打游戏(谢罪1)以及最近沉迷某个APP(谢罪2),总算是全写完了。


唠唠叨叨是肯定要留一点的……这篇文的题目是莫名其妙想起来的,原来想提到泰泰的奶奶,但是老人家现在很安详就不打扰了,开头那段是写了好久的,大概在第一次写正泰的时候就有了。生贺时候不知道写个怎么样的正泰才比较好玩,所以就干脆拿来用了。嗯,这篇基本不太虐,大概就是小学弟的暗恋,到社会。


我记得我之前那篇呢,有人说过什么非要在毕业了才能在一起很矫情之类的,因为写的不是什么飞天小女警,是现实世界的故事,不存在架空,于是不可避免涉及伦理问题和社会问题,我相信什么专业编辑应该比我想得深。因为不够成熟,不够有能力,所以在一起很困难,会有顾虑,那么这篇是放到社会里去的,一个工作的泰亨,一个工作的柾国,依然还是会害怕,害怕被社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。但是由于我的惯例吧,特别喜欢的CP,是肯定不舍得写BE的,加上这是生贺(……),算是首尾呼应,围绕在泰亨身边的始终都有亲情和爱情。


我希望他永远幸福,无论在哪种情上。


 


全篇两万四千字。


祝他已经度过的生日快乐。






谢谢等我更新。看文愉快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